这三本经典网络小说,每一本都足以媲美《魔道

这三本经典网络小说,每一本都足以媲美《魔道

时间:2020-03-13 00:1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这三本经典网络小说,每一本都足以媲美《魔道祖师》,熬夜也要看

很多朋友都喜欢看网络小说,但是小说看多了,层次就上来了,不知不觉就闹书荒了:“都没有好书看了,书荒真郁闷啊。”废话不多说,今天推荐的这三本经典网络小说,每一本都足以媲美《魔道祖师》,熬夜也要看,相信可以让老书虫喜笑颜开。

1.《我五行缺你》——西子绪

震惊!无辜公务员重生骗子身体,竟是被man做出这种事…… 风水界里都说林逐水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,现在看来,他唯一算错的了,就是他和周嘉鱼的姻缘。 周嘉鱼性温,皮薄肉嫩,骨脆髓香,是很棒的食材。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重生后最担心的事,居然是不要惹某人不高兴以至于被放进蒸锅里解决掉。 周嘉鱼:在重生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会是个坚定的社会主义接班人,直到我变成了骗子,还遇到个算命贼准的大佬。 林逐水:和我在一起不开心吗? 周嘉鱼:开心,我开心死了,大佬要是可以别每天思考关于我的菜单我就更开心了。 林逐水:不可以。 周嘉鱼:…… 风水文,眼盲风水界大佬攻X穿骗子社会主义接班人受,巨甜,甜过初恋。

周嘉鱼在黑暗中醒来。他睁开眼,目光所及之处均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。他微微扭动(身shēn)体,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束缚起来,根本一动也不能动,脸颊被迫贴在地上,鼻腔中萦绕着淡淡的血腥味。他不是死了么……这里是哪儿,难不成人死之后真的有地狱?周嘉鱼的脑子有些混乱,然而还未等他找到问题的答案,面前的黑暗便被一束明亮的光驱散。“就是他?”有个男人的声音响起。“就是他。”另一人回答。周嘉鱼闻声正(欲yù)发问,却见那两人直接走到了他的面前,动作粗暴的抓住了他的手臂,然后将他像拖麻袋一样直接拖出了房间。大概是因为在黑暗中待了(挺tǐng)久,被拖出来后,周嘉鱼一时间有点受不了外面刺目的阳光。他闭着眼睛感到自己被拖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,接着被扔到了一个宽敞的大厅中央。“先生。”之前响起过的声音再次出现,只是似乎在同别人说话,那人道,“人带来了。”这会儿周嘉鱼眼睛终于适应了周围的光线,他抬起头,看清了坐在他面前的男人。 男人长了一张极为漂亮的脸,薄唇(挺tǐng)鼻,狭长的丹凤眼微微闭着,似乎正在小憩。他的肌肤异于常人的白,仿若通透的玉石,让人在惊艳之余,却又会觉得少了几分人气儿。

2.《我得逃个婚》——一世华裳

温祁穿越了穿越的这具身体因奇葩理由逃婚,在半路被卖给了别人当媳妇据说,那男人马上要来睡他温祁在心里呵呵一声,决定逃走然而等他成功回家,他发现自己确实得逃个婚“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。怒斥,怒斥光明的消逝。”这大概是一个逃婚者换了魂杀回去,却发现hold不住未婚夫,然后再次逃婚的故事。

温祁左手腕上缠着绷带,沉默地用另一只手握着勺子喝粥。由于失血过多,他的脸色是不健康的苍白。初春,天气变暖,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进来,风铃“叮铃”作响。卧室很大,奢华中带着一点简约。东西不多:一张能在上面滚五六圈的床、一排衣柜、一个梳妆台、一组沙发以及面前的餐桌,其余地方都空着,配合着断断续续的风铃声,更显空寂。高大的男人站在桌旁看着温祁喝完粥,冷声道:“你最好老实点,别再动不该有的心思。”温祁低头擦嘴,没反应。男人继续警告:“你要是再闹就给我去精神病院住着,我看你还怎么寻死!”温祁身体一僵,仍没开口。男人估摸他怕了,冷哼了一声,但此刻他若能看一看温祁的脸,想必就不会这么认为了——温祁的神色懒洋洋的,压根没把他当一回事。温祁把餐巾扔在桌上,扫见手腕的伤,心里“啧”了声。这是他穿来的第一天。就在昨天,他还开着飞机准备去浪,结果意外坠机,醒来就到了这里。穿越的这具身体也叫温祁,但却不是地球了。他所知的地球,飞机绕地飞一圈应该不会超过50个小时。而这颗星球,用最尖端的飞行器连续不停地飞行半圈,需要一个月。至于为什么是半圈,因为星球的另半边至今是个谜,目前只知都是海洋,但磁场诡异,无法探索。所以当温祁接收了原主的记忆,便明白这是另一片大陆。不过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他现在的情况不太好。原主本是一个大家族的少爷,有个男神级别的未婚夫,但因某个诡异的理由逃婚了。

3.《一诺终身》——宛如轮回

宁若十二岁那年,救了十四岁的慕锦,慕锦向他承诺,要一辈子对他好。他们每年只有五天见面的时间,从十二岁到二十二岁整整十年,心中都只有他一人。人生啊,弹指芳菲暮,恰如三月花。江湖突然传闻,光华教教主慕锦要与武林第一美女楚无霜成婚,并盛邀宁若前往,这是怎么回事?嗯,我不允许无授权转载的tx说我的文不好看,如果你们不替我改错别字,我就严重鄙视你们!可以当做独立的故事来看,说了慕非与霍然的故事。

是个江湖人都知道,麒麟山上有个麒麟崖,麒麟崖上有个麒麟洞,麒麟洞里有个霍神医。小部分江湖人也知道,霍神医一生未娶,也没有开创门派的心思,在五十有几,头发胡子都雪白的时候收了一个徒弟。由于霍神医把这个徒弟宝贝似的藏起来,所以几乎没有人知道,这个徒弟性别男,拜入师门的时候年方十岁,姓宁名若,天天穿着一身破衣烂衫在山上奔来跑去。因为霍神医已经老了,没人来求医的时候他就坐在藤椅上拿着医书,眯着藏在乱蓬蓬的头发里的眼睛晒着太阳对着宁若呼来喝去。“宁若~给我上山摘了那小红山楂果去~”“宁若~给我捶捶背~”“宁若~给我揉揉肩~”“宁若~昨天指给你看的那页书上的那棵草,你今天天黑之前务必给我找了来了~”“宁若~晚饭做好了没,我的野鸡有没有涂了蜂蜜烤?”宁若经常怀疑自己是不是给邪恶的老妖怪抓到山洞里当苦力的……若不是当时在山脚下被饿得本来就头昏眼花四肢无力,再对上一张笑眯眯的和蔼可亲的脸,闻到了那张脸的主人伸出的手上那个白白胖胖的馒头上的香气,自己也不会鬼迷心窍的就这么跟上来,一边狼吞虎咽的啃了馒头一边爬上了麒麟山走进了麒麟洞,上了霍神医的套,成了霍神医的贴身小仆,美其名曰——徒儿。日子哗啦啦的过,徒儿再怎么不成器也颇有了些医理知识。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霍神医的小仆也比一般人会诊疗啊,加之那个白发老儿整天要求颇多,有时候为了他的一棵花一株草,宁若恨不得把整座麒麟山都翻过来。偶尔瞟了一眼记错了,找来的植物少了一片叶子多了两颗果实,老爷子都会吹胡子瞪眼的让他拎着油灯踩着泥巴饿着肚子重新来过。 这不,两年下来,其他的不说,倒炼成了一双千里眼,老远就能从一堆草中找到自己想要的那根。

以上就是这篇文章的全部内容了,看完这篇文章,你是想给小编送花花,还是想朝小编扔砖头?可以轻点拍吗?小编给您big(比个)大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