峭壁上的“杂技”——中建二局华丽高速公路项

峭壁上的“杂技”——中建二局华丽高速公路项

时间:2020-01-10 08:1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15:28 

桥梁凌空飞架,隧道半空开凿,在云贵高原,一条看似不可能完成的“天路”正在崇山峻岭间逐渐成型。近日,随着大桥最后一片T梁架及桥面铺装设完成,我国最美高速公路之一——中建二局西南公司承建的云南华丽高速项目路基部分施工完成。靠着“人背驴驮”,天堑即将变通途。

云南华丽高速公路是云南省干线公路的组成路段,西南公司承建第20合同段,全长15.61公里,是“一带一路”倡议面向东南亚辐射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重点项目之一。该项目连接昆明、丽江、香格里拉等旅游景点,经过世界最大螺旋藻养殖生产基地。建成后,从四川攀枝花至云南丽江的车程将提速3倍,从过去6小时缩短至2小时。

悬崖峭壁上打桩建桥墩

“终于完成了!”时间追溯到2016年12月底,行走在云贵高原的中建二局建设者,完成了华丽高速项目前期全部路线最后一个桥梁桩基位置的测量。看似不长的施工路段,却要在地震带和悬崖峭壁上架设桥梁,整个施工过程难度堪比登天。

原来,项目地处云贵高原西部,高原峡谷、山地、河谷平原和山间盆地相互交错,地形复杂。再加上刚好位于红石岩地震带,特殊的地质为这个60人的团队带来一个“在地震带上架桥梁”的难题。

而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。如果到施工现场走一圈,你会看到峭壁上有很多小黑点,这就是正在工作的中建人,这也是最难的地方——六成工程在悬崖峭壁间完成。形象地说,就是在悬崖五分之四高度的地方,凿洞打桩建桥墩。

“没有条件也必须创造条件!”项目总工刘永说,为了把桩打下去,团队在悬崖上固定了一条绳索,让工人沿绳索而下测量桩基位置,再用人工凿出一个可容纳两人作业的平台。由于是人工操作,一个桩基打下来,平均要耗时75天。凭借着智慧和汗水,这群建筑人一点一点完成了这项“逆天操作”。

15公里施工沿线架17座桥

华丽高速项目第20合同段仅15.61公里长,却要架设17座桥梁,平均不到一公里就要修一座桥。桥与桥之间不连续,每座桥都需要修建施工便道。再加上项目所处地带有38个大大小小的峡谷,团队要在陡峭的悬崖上修建便道,没有可供人行走的道路,机械设备又无法进场,电力和材料的供应都十分困难,团队面临巨大困难,该怎么办?

“机械上不去,就用毛驴,再不济我们还有两条腿嘛!”办法总比困难多,面对种种困难,建设者们决定将钢筋、水泥、混凝土和模板等施工材料,以人背驴驮的方式运达施工区域。

“一头驴每次要驮100公斤的钢筋,走上40分钟才能到达坡顶,每天要走10次,总共要驮1吨的钢筋,18头吃草的‘施工机械’组成了华丽高速的生产线。”项目副书记王勇回忆,“直线不到一公里的路程却走得相当艰难,要时刻注意着驴子脚下是否会踩空,一天结束人和驴子都累到走不动。”

历时3个月,项目用“人走+驴驮”这一最原始的施工方式,修建起17座桥梁的施工便道,为项目后续建设打下坚实基础。

深山老林里GPS精确定位

项目施工地段多,所经之地峡谷陡峭、沟渠穿插、场地狭小,情况极其复杂。在前期勘察阶段,上山的路甚至连驴都没法走。测量人员要想到达测量点,必须穿越两公里荆棘密布的山林,再攀爬80多度的悬崖。这支8人组成的“测量冲锋队”,带着帐篷等野外生活物资,向着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出发了。

每天背着工具和重达50斤的水泥沙石,扛着锄头拉着绳索,队员们攀爬到野外控制点,上下峭壁仅靠一条绳索,一般要攀爬到中午才能开始一天作业。山区多阴雨,脚下湿滑泥泞,条件十分艰苦,但测量员们却从未退缩。“在这些山上穿梭,基本上两个星期就要穿坏一双胶鞋,我们都成了名副其实的‘胶鞋终结者’了。”测量员满国芳开玩笑地说。

不仅如此,由于施工路段大多在深山老林,测量工具也很“黑科技”。和普通房建项目一般使用全站仪前期勘察不同,华丽高速项目测量桩基位置时运用了“四点测量法”,不仅使用全站仪、棱镜,还用上了GPS定位。“一个GPS价值五六万,我们团队带了3个,大部分是在陡峭的悬崖坡面上进行定位。”测量部经理李申才说,为了确保测量点位误差不超过两毫米,团队还在周边设置了3个卫星接收点进行复测,一个半月时间完成了整条线路的测量工作。

事实上,这条最美高速公路只是中建二局转型升级的一个缩影,秉承着“品质保障,价值创造”的核心价值观,二局致力于为社会拓展幸福空间,“质”造更多幸福路。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中建人用智慧和汗水把一座座大山连接起来,为彩云之南“凿”出最美高速公路,让天堑变通途。